前段时间,抽空看了《翻转课堂的可汗学院》、《慕课与翻转课堂导论》两本书,受到了很大的启发。

在《翻转课堂的可汗学院》一书中,可汗这样写到:“如今,我们正处于信息革命——一个在历史上具有重要意义的转折点的早期阶段。在这场革命中,世界变化之快让深度创造力和分析思维不再是可有可无的技能,它们已不再是只有社会精英才具备的优势,而是我们每个人不可或缺的生存本领。过去那种只有一部分人能够接受教育的情况必须得到改变。”借助互联网,起初为了辅导自己表妹学习提高的孟加拉裔美国人萨尔曼·可汗,2009年创立的一家教育性非营利组织,主旨在于利用网络影片进行免费授课的世界上最大的大学——可汗学院,现有关于数学、历史、金融、物理、化学、生物、天文学等科目的内容,教学影片超过2000段,机构的使命是加快各年龄学生的学习速度。到2012年年中,其规模越来越大,每个月会向600多万学生提供教育,这一数字比美国哈佛大学自1636年创立至今所培养的学生总数的10倍还多,而且每年还在以400%的速度增长。

技术丰富了教育的内涵,教育因信息化而更加精彩。

当下,很多学校都在研究微视频和翻转课堂的有效结合,这些基于信息技术高度发达的理念和措施,最终的落脚点都是想提高学生获取知识的有效性上,从而实现课堂的有效转型。

如果您关注过教育信息化进程,就会深深地感受到近几年教育信息化推进步伐的加快:无线wifi的全覆盖、移动终端的高配置、服务器存储的不断扩容、基础硬件的更新换代以及能够满足师生需求的支持服务系统快速升级等等,一个为实现智能化、个性化而构建的校园生态系统正在实现,教师的教学手段和可以选择的实现形式得到了得到了极大的丰富,作为郑州二中的一员,更为学校信息化建设和发展而感到骄傲:我们的创新项目《构建一对一数字化环境下的移动自主学堂》得到了教育部的关注,并获得教育部基础教育教学成果二等奖;我们被战略合作伙伴苹果公司授予杰出ADP项目学校;我们与托马斯杰斐逊科技高中因创新项目而结缘;我们未来课堂、智慧广场的陆续投入使用为学生们自主学习、快乐成长提供了可能;即将投入使用的郑州二中教育联盟微视频网站,为下一步学生的自主学习、查漏补缺、巩固提高提供了又一种可能。

《慕课与翻转课堂导论》中这样评价微视频:“微视频的应用,突破了单一媒体信息呈现不足的问题,改变了传统的教育教学模式,使学生的学习方式发生了巨大的变革。”书中更详细地介绍了微视频在制作过程中的方法和注意事项,我想,技术的熟悉对于教师来说是一个时间和实践的问题,如何面向全体学生进行课堂呈现,就是管理者着重考虑的问题了,在王校长的关系、督促下,我们的微视频网站开始投入使用,不仅能够实现智能化的转码,而且也有效地解决了师生同时浏览下载网络受限的问题。陈玉琨教授对翻转课堂与理想的教学设备系统有这样的提醒:第一,师生人手一台无线覆盖的移动智能学习终端。第二,在线的交流互动平台。第三,进阶作业诊断系统、单元测试的评价系统。虽然翻转课堂的实施并不是依赖技术设备的存在而存在,它是一种从教师教为主向学生学为主的转变。但是,对于信息化快速发展的今天,技术手段的丰富对于课堂形式的促进,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可以想象,没有信息化技术手段的更新、发展,个性化的教学形式则仅仅停留在理论层面。

虽然,技术的发展,使教育“被”信息化,但是一旦教育与信息化实现了完美融合,就会以一种新的知识传播载体的形式呈现出来,还可以为学习者搭建一个有效的学习情境,使个人可以跳出学校的约束,自由地选择自己需要的学习方式和内容。

谈到教育与信息化的融合,我们非常振奋,因为郑州二中作为此类项目的参与者、领跑者,走过的经历就是一种财富,更是一种有效的探索。从2010年我们启动创新项目至2014年底,我们共接待了63个国内外教育团体,大家共同的目标都是要实现教育与信息化的完美融合。

可汗在《翻转课堂的可汗学院》中提出:“创造力能被教导和传授吗?坦白地讲,我觉得可能性不大,但与此同时,我完全相信,在我理想的学校中会有更多的学生拥有创造力。我坚信这个观点的理由并没有多神秘,而是因为一旦学生的创新思维得到发展的时间和空间,那么就会有更多的学生在未来拥有创造力。”没想到可汗所想与我们学校基于创新人才培养的模式不谋而合。

在现有的条件下,教师和学生的效率从何而来?教材是一样的,时间是一样的,对于一个区域或者一个学校而言教师的教学水平、教学效果、教学方式的选择等等基本维持稳定,波动不大,然而不断变化的则是学生群体,因为三年一茬,毕业一批进来一级,变化的学生,在同样的班级中,用不变的方式,按照同一个进度传授知识,不难想象:学生创新精神的培养是一件多么令人奢望的事情啊!我们提倡学生有个性,但是又用一种最为熟练的方式左右学生个性化的萌芽,这种心理反差从开始的纠结到日久天长之后的习惯,是一种多么痛的领悟啊!教师教学方法之所不愿改变,其中之一的原因就是教师从事了大量耗时费力的低效劳动,另外挥之不去的还有高考升学的终极评价,更让墨守陈规成为一种理由。如何才能更好地解决此类问题的持续蔓延,把教师从繁重、重复劳动中解放出来呢?只有当信息技术发展到一定的阶段,人们的对信息化与教育的认知达到一定的程度,课堂才能够得到有效的转变。

我们《构建数字化学习环境下的移动自主学堂》的创新项目,从播种、施肥到培育、萌芽,经历丰富,从一个年级2个班发展到今天三个年级12个班,教师从6人到今天的60多人,学生从80人到今天的600多人,增加是数字,收获的是信心。一路走来,我们更加清醒地认识到:技术的核心要义是“解放”,“解放”教师批改、统计、查询的时间,“解放”教师资源分发、搜集汇总、分类评价的重复劳动,“解放”教师个性化辅导、针对性推送的繁琐,“解放”教师了解过程性评价数据的统计。被解放出来的教师则可以依托信息化环境,利用互动平台,借助数字终端,实现他们对课堂的时时掌控,通过数据统计报表的不断呈现,让他们轻而易举地走近每一个鲜活、多维度、立体真实的学生,了解他们的需求,掌握他们的学习状态,解决成长的烦恼,调动学习的积极性,启发自主探究的意识,唤醒内心的源动力,激发求知上进欲望,在学生学习方式转变的过程中,把孩子们从繁重的课业负担中“解放”出来。

“解放”还要针对学生,只有教师松开了思想观念、技术操作、教学策略等方面的束缚,学生才能够被真正“解放”出来,个性化的需求才能落到实处。

当大家对2010年苹果发布第一台ipad还是一个概念的时候,我们已经开始思考设计信息终端如何实现教育个性化需求的问题;当大家都认同教育应该摆脱传统的惯性行为,必须立即寻求突破而苦于无从切入之时,我们已经开始尝试信息化与教育深入融合的创新做法;当越来越多的学校引入了信息终端、营造了信息化环境后,发现信息化和教学似乎是油与水的关系而无法深入时,我们的团队通过系统规划、顶层设计、合理分工,让教师的教学行为和学生的学习方式发生了质的改变;当大家对“慕课”现象观望争议之时,中国20所顶尖高中在华东师范大学慕课中心主任陈玉琨的牵头下成立了以慕课为研究基础的C20慕课联盟,……教育信息化在经历了硬件反复提升、设备不断升级之后,迎来了精彩的华丽转身:关注人的需求与发展,让教育走向本真。我们信息化与教育深入融合的项目“移动自主学堂”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产生的,如果说2010年,从第一台ipad发布作为我们项目的起步,开始规划、争取、论证的话,与河南师范大学的研发合作则成为高校与中学项目合作的典范,为了保证项目能够给师生带来更大实惠,与海峡两岸清华大学、华东师范大学、郑州大学等高校的多个项目落地,让我们看到了“移动自主学堂”项目具有的无穷魅力和勃勃生机。作为苹果(中国)的战略合作伙伴,我们不断地受到苹果在软件和硬件的支持和关注。作为C20慕课联盟的参与者,在资源方面,更是让我们体验到只有将这个项目做大做强做扎实做有效,才能够为教师和学生带来更加优质的、针对性更强的高品质资源。

  今年,我们即将送走四年来第二届创新项目培养出来的毕业生,当一本对于大多数学生来说已经不是一个困难指标的时候,孩子们会带着一种什么样的感受、体验离开郑州二中呢?作为姊妹学校上海建平中学的校报曾用过“高中是用来被回忆的”这样的标题,多有意境和启发意义啊。想想某一个全国倍受争议的学校一名考上香港大学的女生,将自己高中三年的试卷堆放起来,达到2米41的时候,她的任性是每一位即将步入高中大门的学生都不愿接受的。高中的学业负担压力大,我们能够理解,但是反复操练,机械执行,仅仅一个肌肉收缩舒张的动作来熬过三年寒窗,是多么令人惋惜啊。我们似乎已经接受高考之后,不知道是喜是悲的高三学生惯用的动作:将书、卷子粉碎后,让它们漫天飞舞!碎片翩翩起舞之时,大家的心情如何呢?我们为什么不能在孩子们高中生涯中,为他们留一点自我实现的机会呢?因此,在创新项目发展到今天,我们始终坚持的一个原则:用教师教学理念的转变,来带动学生学习方式的转变,从而实现课堂的转型。在现有的情况下,教师暂时仍然占据了课堂绝对的话语权,性格方式的转变又岂是一日之功?技术的融入在促进教师转变的需求上提供了必不可少的支持。

对于学生来说,学习效率的提高使他们拥有了更多可以自己支配的时间

在他们的时间和空间都允许的情况下,学校为他们创设适合其身心发展的创新实验室,让他们的个性需求得以满足,为他们提供与职业规划愿景一致的社会实践活动,为他们的终身成长提供体验支持。也许我们会担心,由于过渡依赖信息技术,学生在课堂中的学习行为将变得更难控制,其实不然,被技术改变的学习是可控的,互动教学课堂,老师可以看到每一个学生的动作,可以控制他,可以下发给其他同学,可以禁止,这样使得我们过去不可控的事情变得可控。

因此,为了更好地推动创新项目的发展,我们利用一切机会,在教师培训提升的问题上高度重视,精心安排,确定主题、系统设计、分布实施、理论稳步推进。

 

 作者:教师发展中心主任  姜波


返回